多地高考生涌入河北衡水 学校放假宾馆爆满 高

多地高考生涌入河北衡水 学校放假宾馆爆满 高

时间:2020-02-13 16: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阅读提示

  高考结束,中考临近,又有一批家长开始谋划跨地区送孩子进入所谓的“超级牛校”,成为教育“移民者”。

  衡水市就是家长理想的“移民”目的地之一。某网站一项“拿什么代表城市”的调查显示,高中教育成为衡水的一个标签。以去年为例,衡水中学104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衡水二中本一上线率达68.67%……神话般的高考成绩让这座城市声名鹊起。粗略估计,近年来,每年有近四万外地学生和陪读者涌入衡水市区。

  逐年上演的教育“移民”也给这个市区人口不足50万的城市带来诸多变化。

  □本报记者 王博 [衡水报道]

   每逢学校“放假”,城市就“变脸”

  在衡水市民眼里,这座城市会周期性地“变脸”,平日安逸的氛围,会因为学校“放假”变得喧闹而拥堵。

  市民们最直观的感受来自于市区的京衡南大街。这条南通衡水湖,北连大广高速的街道是市区较宽阔的道路之一,平日路上的车辆并不多。马路上最醒目的是一块硕大的引导牌——“河北衡水中学,往西300米”。

  “依我看,河北两字可以改成中国了。”6月13日,在衡水第二人民医院上班的刘晓枫对记者说。刘晓枫的单位也在京衡南大街上,离衡水中学不到一公里,工作日里,他习惯开车上下班,但要赶上周末,他一定改骑电动车。

  “赶上‘放假’,整条街就变成了停车场。”刘晓枫说,“单看牌照就知道多热闹了,河北各市的、北京的、内蒙古的、山西的……”刘晓枫所说的“放假”,是衡水中学学生每两周或三周一次的自由活动,平时寄宿制管理的衡水中学每周末会安排不同年级的学生放假——周六下午至周日下午。数千名学生半个月才出来一次,时间又集中在一天,外地学生来不及回家,家长们就纷纷涌入。这条平日里较为僻静的街道,也瞬间变成全市最拥堵的一处路段。

  “每到周末,我宁愿在市中心的人民东路转圈,也不去衡水中学附近的京衡南大街、二中附近的问津北街和大庆东路、十三中学门前的人民西路。”出租车司机宋师傅说。

  据衡水交通部门的统计,与其他城市周末道路车辆大幅减少相反,每到周末“放假”,衡水市区路面上的机动车往往比平时多出一倍。

  “变脸”的不仅是路面交通,还有大大小小的旅馆。

  “高考前的一个周六下午,我在火车站拉了一对来自黑龙江的夫妻,到衡水中学接上正读高二的孩子,几乎转遍了市区所有的宾馆,都已经客满了,无奈之下,这家人只好找了一家便宜的小旅店。”宋师傅说。

  一位熟悉衡水宾馆行业的人士说,其实平日里衡水市区内的宾馆空房率很高,但到了周末,这里的宾馆就成了紧缺资源。

  教育“移民”带来的住房需求也使得当地房地产市场有些不同。

  “衡水二中附近出租平房一套。”6月12日下午,张贴出告示还不到一个小时,刘老太太就接到了两个求租电话。

  “看来400元一个月是要少了。”刘老太太说,没想到这个老旧平房还有人租。求租的人都是来陪读的家长。

  “黄金区位,毗邻衡中。”这是衡水中学附近某楼盘打出的广告。

  该楼盘销售人员说,很多陪读的家长都在附近租房子,周边的房租价格比衡水市中心还要高100元左右。

  由于销售火热,开盘两个月以来,该楼盘每星期每平方米涨20元,目前均价达4250元/平方米,成为周边楼盘价格较高的一处。

   “军团模式”形成生源“虹吸效应”

  6月13日上午,衡水中学门前的英才路显得格外冷清。除了特长生在学校集训外,其他学生都已放假。这是衡水中学一年中少有的几次全体放假之一。

  几名中年人一直在学校门口徘徊。“老师,我是保定来的,想送孩子来这里的高三复读班,需要办什么手续?”看到一名老师模样的人走出来,一名家长赶快凑过去问。

  这名老师顿了顿,说:“等分数出来之后,在网上报名吧。”

  “网上报名可要抓紧时间,不出半天就报满了。”一名门卫插话说。

  “老师,我是北京来的,孩子今年上高二,想转学到衡中,我跟谁联系呢?”一名女士着急地问门卫。

  “衡中可不是那么好进的……”门卫嘟囔着,摆摆手说。

  逗留了一会儿,两位家长一起向衡水二中赶去。

  “听说衡水的补习班很牛,说什么也要把孩子送进去。”来自保定的家长说。

  “孩子在北京十五中上学,眼看就高三了,但每天下午还只上两节课,学校管理特别松。”来自北京的家长说,“听说衡水的高中管理特别严格,为了孩子上个好大学,值!”

  管得严,成绩好,这是外界对衡水高中教育的评价。

  在衡水高中教育“移民”大军中,一部分学生是慕名而来,还有一部分是被学校在全省范围内“掐尖”来的。

  6月12日中午,武强实验中学学生杨峰(化名)从衡水中学走出来。“太难了!”杨峰皱着眉头,第一句话对妈妈这样说。

  这是衡水中学对武强实验中学初三年级模拟考试排名靠前学生组织的一次选拔考试。

  虽然中考还未开考,但衡水中学已经开始行动。据了解,这段时间以来,衡水中学、衡水二中等“牛校”针对不同学校尖子生的考核正在逐步进行。

  “如果考不上怎么办?”记者问杨峰。

  “考不上衡中就去衡水二中,去十三中也行啊,再不济还有冀州中学、武邑中学呢!”杨峰说。

  “如果把衡水高中教育比作金字塔,在塔尖的无疑是衡水中学,往下是衡水二中和衡水十三中,再往下就是冀州中学、武邑中学和枣强中学,这六所学校的升学率远远高于周边其他学校。”一位熟悉衡水高中教育的人士说。

  而在办学模式上,衡水各高中几乎都在模仿衡水中学:“你管得严,我比你管得更严!”

  目前,以这六所高中为主体,衡水高中教育的“军团模式”已经显现,对河北乃至北方地区的生源产生较大的“虹吸效应”。“目前来看,衡水市区三所中学的学生来源覆盖全省,而枣强中学大多吸收邢台、邯郸等我省南部的学生,冀州中学、武邑中学则较多吸收我省中北部的学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如此“虹吸效应”正在从衡水的高中教育波及到基础教育。

  目前正在衡水五中读初二的刘子玉(化名)两年前将户口从邢台南宫迁到了居住在衡水市区的姑姑家,妈妈在学校附近租住了一间房子,早早地成了教育“移民者”。

  “只有把户口迁过来,才能在衡水五中读初中,最终才能不花钱考进衡中。”刘子玉的妈妈直言,抱有同样想法的家长并不在少数。

  “衡水五中、六中等重点初中的班容量都比较大,至少有一半学生是从外地迁来的。”刘子玉说。

   “移民”队伍还将不断扩大

  6月13日,2014年高考英语口试的日子,来自衡水全市的数万名考生把衡水二中门前的问津北街挤得水泄不通。

  “火车站,八块!”很多出租车司机不停地吆喝着。只见一车车的学生被拉往衡水火车站。

  随着英语口试的结束,2014年高考落幕,此时,距离本月22日分数公布还有不到十天,大部分外地考生选择去衡水火车站,与这个城市做短暂的告别。

  衡水到底有多少“移民”而来的外地学生?

  记者采访时,无论是衡水市教育部门,还是单个学校,均没有提供相关信息。

  “仅以衡水中学为例,高三年级一共34个班,每个班大概不到70人,加上复读的学生,总共有5000多人,而衡水中学的校中校滏阳中学有30多个复读班,每个班至少有100多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至少有60%的学生是外地考生。”

  另据一名来自枣强中学的高三学生介绍,该校高三年级共40个教学班,每班至少60人,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学生来自邢台和邯郸。

  有人粗略估计,近年来,每年有近四万外地学生和陪读者涌入衡水市区。

  记者了解到,对于外地学生,如果成绩达到衡水中学录取分数线,每名学生至少要拿2万元“学费”,而如果达不到录取分数线,“学费”则更高。

  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众多“移民者”的脚步。

  在衡水湖东岸,距衡水中学10公里的地方,有一片600亩的土地,这就是衡水中学的新校区。

  拔地而起的宿舍楼,宽阔的操场,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衡水中学新校区从规模上看像一所大学。

  “一期建设项目今年9月投入使用,高一新生即将入住。”一名业内人士介绍,“随着衡水中学招生规模的逐年扩大,老校区早不够用了。”

  据介绍,争取土地指标,扩充学校面积,是近年来衡水多家重点高中的一致步伐。

  衡水高中教育的发展速度也让6月13日到衡水取经的内蒙古通辽市某学校一行人感到惊叹。

  “衡水高中教育的管理模式值得我们学习,但招生模式却学不了。”考察团中一名老师直言,“跨区域招生,在政策上还行不通。”

  其实,我省教育部门在2009年和2012年就曾两次下发通知,明确要求普通高中不许跨区域招生,不许在中考前自行单独组织招生考试。

  面对三令五申的政策,衡水多所高中为何知令而不行?对此,衡水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以“出差”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观察

   高中教育如何 面对“马太效应”

  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是对“马太效应”的通俗解释。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之下,一些地方高中教育的“高地效应”致使周边地区的高中从生源上处于弱势,与此相伴,资金流、师资流等纷纷流向“高地”,带来的“马太效应”也愈演愈烈。

  不能否认,升学率高的“超级牛校”吸引了大批教育“移民者”的涌入,也拉动了当地经济发展,但对于整个教育领域来说,“超级牛校”的出现却也带来了中学教育资源的失衡,可能进一步恶化那些教育资源薄弱地区的“失血”状况。

  其实,不少省份都有“超级牛校”,也引发了区域内教育上的“马太效应”。如何更好地制定中学教育政策,恐怕还需要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作用,让教育实现均衡发展。

  实际上,为了遏制“马太效应”,已经有一系列的制度和政策安排。比如初中招生的“就近入学”、取消义务教育“择校费”等。但要消除区域间巨大的教育落差,政府还需要加大教育投入、增加教育经费,加大调整国家教育资源内部分配、城乡分配、区域分配格局的力度等。而社会管理者,也要以更长远的眼光关注教育,而不是仅仅盯住一时一地的升学率。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目前,对于某些过分强调应试教育的“超级牛校”,有些高校已表现出抵制情绪。作为高中教育成果评判的重要标准,高校录取方面的价值取向或许能为高中教育资源均衡带来更大的调节作用。

  文/本报记者 王 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