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老中医坚持用毛笔开方子:这不是作秀 新浪

83岁老中医坚持用毛笔开方子:这不是作秀 新浪

时间:2020-02-14 13:3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黄恺行给患者看病

  黄恺行今年83岁,人家问他,他会笑眯眯的说“38”岁。

  从贵阳中医二附院退休后,闲不住,参加钓鱼大赛,又爱玩风筝,但干的最多的还是老本行———当郎中,行医施药。

  他当医生最大不同是用毛笔开药方。一只羊毫,蘸墨,端端正正的在方子上书写八味药。

  老人一本正经的说:“我用毛笔写字可不是作秀哦,这是一种传统、一种享受,打小就这么干的。”紧接着,自己“补刀”:“还可以少写很多口水话。”

  说完,哈哈一笑,个性十足。

  老中医坚持用毛笔开药方,有人为求墨宝去看病

  见到黄老,是在贵航三00医院华烽分院。

  他每逢周一、周三在此执医,周二、周五到中医二附院,“哎呀,忙得很,人家问我是不是忙挣钱,我说扯淡。”

  虽然已经83岁的高龄,但老人脸色红润,精神饱满,性格仍然和年轻时那般耿直,想啥说啥。

  面前的诊台,摆放着文房四宝,手边的处方单,已经写满给病人开的药方。记者一瞧,老人是用毛笔开方,字体几分洒脱几分随意,楷书,看得懂,方子由姓名开头,从《黄帝内经》引出相关病症,写完病症后,开了药,所用药材均详细注明了用量。

  老人一个月至少写三四百张药方,都是用毛笔写,有的病人专门为了墨宝来看病,还特地用塑料纸包装好。

   书法教学,传承传统文化

  黄老是贵州安顺人,从小家庭教育极严,牙牙学语时,就被族中叔伯长辈要求练习书法。

  他小学没毕业,就站在板凳上给邻居写对联。

  1962年,毕业于成都中医学院(现成都中医药大学),成绩优异,可以留校任教,但却执意回贵州。“好多人说我是个憨包,哼,他们懂个鬼。”老人有些傲娇说道,“我是贵州出去的,回家乡效力难道不应该?再说,在成都时生活费比较紧张,吃不饱饭,回家后,想吃几碗吃几碗,我为啥不回来?!”

  同年,他到贵阳医学院中医科开展临床、教学、科研工作,1965年“跳”到贵阳中医学院任职,至此,教学看病一手抓,不仅担任学院内科教研室主任,同时还在贵阳中医二附院看门诊,忙得团团转。

  二附院有要求,门诊处方必须统一用钢笔或者水性笔,老人写惯了软豪,现在不得不用硬邦邦的钢笔头,他一边叹气,一边玩起“小花招”——— “我是上有计策下有对策,坐诊时就规规矩矩用钢笔啊,水性笔啊,但是一到上课时间,就用毛笔给学生讲课,教他们写方子也是毛笔,希望孩子们学医的同时,也懂点书法,增加点中医师的底蕴。”

  学生谢朝纲还记得,尊师用毛笔授课,底下的同学没有一个不佩服的。“我们一边学习中医理论知识,一边跟着老师习书法,收获不是一般人体会得到。”现在,谢朝纲为病人开方,偶尔也会用毛笔,旁人一看都觉得不得了。

黄恺行用毛笔开方

   毛笔开处方,“这不是作秀”

  1991年,黄恺行退休。之后,他无论是返聘坐诊,还是在基层执医,都坚持只用毛笔开方。

  在现代,毛笔处方已经极少,有人觉得稀罕,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一种“秀”。

  “我写了一辈子的毛笔字,难道用生命在作秀?”他对此嗤之以鼻。

  实际上,之所以坚持毛笔书写,是对自我的一种高要求。

  中医辨证,讲究理法方药,这将医者的经验和思维,展现于一张药方中。“你何时见过用毛笔洋洋洒洒写一大篇方子?”老人表示,当他的小毫在纸上快速行走时,大脑高度集中,用药精简、突出核心、谨守病机、言之有物,绝不会妄下言论,最终一气呵成。

  徒弟们评价黄老:医生开出来的,不仅是一张处方,也是浓缩的智慧。患者拿到手的,不仅是一张处方,也是一副书法,哪怕看不懂,作为欣赏也是好的。

  学生后辈眼里的,不仅是一张药方,其辨证论治的缜密,遣方用药的认真,乃至人品修养,医患沟通的技巧,仍有学习借鉴之用。

  现在,老人一个月要用一两支毛笔,一瓶墨汁可用小半年,因为慕名者众,两家医院都开始限号。

   关门弟子苦练书法

  黄老这一生,桃李满天下,但公证过的,进行拜师大典的,只有4个徒弟。

  记者采访时,恰好见到其关门弟子张健。他在华烽医院中医科担任药师,从2014年跟着黄老学习。

  26岁的张健表示,师傅在中医二附院常常一号难求,用毛笔书写只是其中一个特色,而其医术、医风、医德更值得人赞颂。

  因为老人收徒极严,张健坚持了一年,才被收入门下。他是药学出身,半路学医,每周都有很多课业,需要背诵大段医书和古方。“他老人家对待病人亲切,对我可严厉得很。”小伙子吐吐舌头说,一旦背不出来,是要遭到严厉批评的。而且,师傅也要求他练习毛笔字,“只不过我悟性比较差,写得不好而已。”尽管如此,但老人让他日日毛笔不离身,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只要持之以恒,终有一天会成功。

  张健现在最大心愿,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考研成功,将来也能像师傅一样,悬壶济世,行医天下。